热闹

“山门外那个小孩晕倒了……”离南手中的咒符燃烧过后,闭眼冥想,山门此刻的景象全都出现在他眼前。

林延:“!!!”

南清皱眉,轻声叹了一口气,对林延道:“你去把他抱回来。”

南清话音一落,林延便兴高采烈地起身行动。

南清顿了一会儿:“坐下,离南去。”

林延:“……”

离南:“……”

那少年被离南扛回来时早已不省人事,双眉紧锁,嘴唇青紫,身上冰冷得如同死人。离南擦了擦额上的汗:“这小孩看上去轻飘飘,怎么比林延还重。”青城云端念往日没什么客人,所以设置简朴,连客房也没有,林延自告奋勇地献出自己的房间供这小生休养生息,他一改往日在生活上的得过且过,主动跑到药房里给这小孩又是煎药,又是熬粥,甚是细致。离南被南清留下给这小生换掉身上那件湿透了的衣裳。林延小时候生活上的照料琐事都是南清亲自做的,离南顶多只是烧火劈柴,打水采买,上了案板给小公子切肉被嫌手笨,下了澡盆给小公子搓背被嫌手粗,换尿布,换衣服更是轮不到他。如今这光景,他除了硬着头皮上也没有其他办法。

“欸?不是,公子,他穿啥呀?”离南把脏的衣服换下来了,突然想起要把什么换上去的问题。www.jmske.com 冬瓜小说网

“你自己的。”南清站在窗口,背对着他们。

“我与他体型又不相称……还是换林延小公子的……”离南话说了一半就住了嘴,林延的衣服向来都是南清亲手做的。

换好衣服,南清在秦望川身上施了点灵力。

“在这看着。”南清留下淡淡一句,全然不顾离南不满。

“不用不用,我看着吧师父!”林延手里端一碗药,一碗粥,莽撞着走进来,差点与南清撞个满怀。

“东西放下,去离南房间。”南清又留下淡淡一句,全然不顾林延不愿。

待林延出去,南清手臂一挥,在房外设了一个结界。

第二天天微亮,林延难得勤快的起身,整理好衣衫头发,急匆匆跑去看秦望川。林延从前几日一直到现在对秦望川的热情全部都是好奇使然,在青城云端生活太久,安逸自在,却也少了些期待和热情,林延对结界以外的世界渴望不可及,时常在山门处踱步徘徊,外界偶尔一片撞上结界的树叶,都值得林延仔细看老半天。这个名作秦望川的少年,弱不惊风,资质平平,武功修为远在林延之下,但林延羡慕他,钦佩他,每每想到他能那样自由自在地在凡间游历,能见证世间人情事故的往返变化,能在这嘈杂繁华的世间有自己的思考判断,志向与胆量,林延心中,似是有一只猫用短而锋利的爪无时无刻地抓,痒,疼,却不致命。

“离南哥哥,望川醒了没?”

“你自己进去看看咯。”离南坐在门槛上,百无聊赖地扣着指甲。

南清早些的时候来看过,顺便破了结界。林延趴在榻边,想等着那少年起床,无聊之余端详起他的脸。望川样貌清秀,是世家子弟中干净清澈的好看,没了南清和林延那样的惊为天人,倒多了一份平易近人的温暖,少年眼角一颗泪痣,脖颈处有一红色胎记,额角还有一块不太易察觉的疤痕。这少年资质平平,可浑身上下,却颇有仙家风气。林延忽然想起曾经藏书室里见过的佛家经典,其上说到泪痣,是上一世与爱人分离时,爱人的一滴泪落在眼角,转世变成了一颗泪痣。林延心想,泪痣凄美,寓意却不太好。

林延的安静向来是维持不了太久的,他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株狗尾巴草,不怀好意地在秦望川的鼻尖来回扫动。

“嗯?林公子?”望川打了个喷嚏,迷迷糊糊地醒来。

“呵,可算是醒了……”

“请问林公子,望川此刻身在何处?”

“我房间啊!”

“青城云端?我我我我我进来了?!”望川此刻又惊又喜,一下坐了起来。

“只是进来,我并未收你为徒。”林延正想开口戏弄他,被门外之音给打断了。南清带着离南边说边从门外进来。

九州只传,青城云端的南清仙人怎样的武功了得,怎样的高风亮节,怎样的品貌不凡,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屈指可数。秦望川此前听过南清声音,心中偷偷思量过他的样子,只是今日一见,外面的那些传闻与自己心中的所想,竟都显得无比逊色。两人走进,一前一后,前面那个人一袭白衣,长袍上覆着银色丝线绣的云纹,发髻上别着一只样式清雅的深色木簪,眼眸明亮,但颜色浅淡,呈乌云灰色,下颚棱角分明,玉肤玉骨,眉眼之间透着一股清冷之气,亦温和,亦冷淡,高雅不俗,逼近,可闻到此人身上有淡淡草木清香。迎着朝日一站,浑身是逼人的仙气。身后那人,也着玄色衣衫,红色发带,身形修长,伟岸矫健,眸呈深棕色,眉眼之间,带些活泼,虽不似前者惊艳,但品貌端庄,气场不凡,足见是阶位极高的修仙之人。

秦望川呆望了许久,是林延在一旁提醒,才慢慢回神,欲起身作揖行礼,被南清一句“不必”按了下去:“小生秦望川,见过南清仙人。”

南清回头向离南使了一个眼色,离南便上前为望川把脉,闭眼感知,回身对南清点了一下头。

“你已大好,可以走了。”南清说话,面无表情。

“师父!师……”林延话说到一半,便被离南捂着嘴拉出了房间。

房门紧闭,屋内只有南清与秦望川两人。

林延:“师父要干嘛?”

离南:“……”

此时屋内,两人一坐一站,四目相望,气氛紧张。

南清:“何时脱离的仙门?”

秦望川:“半年前。”

南清:“师承不赝仙人?”

秦望川:“是。”

南清:“跟着他为冥王做事?”

秦望川:“能为冥王修炼仙丹的,要么是仙门里修为出众的,要么是家世显赫有所依靠的。我这样的籍籍无名之辈自然是轮不上。”

南清:“昨日为何说耳能仙门丢了自己的仙道?”

秦望川:“挚友之死,要一个无辜的种族来陪葬,屠族灭门,连小孩都不放过,丧尽天良,其罪当诛!耳能仙门助纣为虐,有悖曾经以四海为家,救人于水火的道义。”

南清:“九州州主,你也敢这样评价?”

秦望川:“州主?早晚要同这天一起换。”

少年眸中有火,一字一顿,气势,如同要亲手将他送葬。

林延与离南在门外拌嘴。正讨论起望川该不该留的话题,离南忽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离南手中忽现咒符,似火燃烧。

“屋中有异,公子有险。”

推荐阅读:

写文成真后被主角们团宠了 美人关 八零热辣军婚,假千金当后妈养崽 卑鄙无耻的我,准备征服全宇宙 春光碎:逃跑庶女怀得可是龙胎 开局狂加武力值,我在三国杀敌成神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凛风 我陪阎王渡情劫 娱乐:神级奶爸 总裁大佬狠狠爱,顾总独宠契约妻 [原神]帝君养崽计划 诸天浩劫,我执笔画安乐 恐怖末世,炮灰女配神级道具开局 春满酥衣 老男人[GB] 二嫁豪门,渣前夫跪地求复婚 白发九尾狐的修真界养老生活 一人之下:让你盗墓,你去修仙? 二嫁当天,主母偷怀摄政王双胎 妖孽下山,五位师姐超宠我 绝对占有:这个兄弟挡桃花 怪侠朱不虚 楚曦战司宴 伟大航路恋爱中 幻符 倒斗 无限:我在神明游戏中当神棍 七零大佬的美艳作精 年代男配冤种亡妻不干了[七零] 超能:我能抽取诸天反派能力 重生后,我带着弟弟在末世躺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