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沙漠同行

夜间,帐篷外冷风呜咽,灵帆翻来覆去无论如何也是睡不着。方才与众人一交谈,发现那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怪兽竟然是苍茫大陆最低级的魔兽。听小小的说法,他们对付这种怪兽就如同在落龙大陆杀鸡宰鸭一般,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黯然不已。

其实说起来也难怪傲剑灵帆会有失态的表现,任是谁,一旦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周边没有一个熟悉的人:没有亲人,哪怕是仇人也不见一个,心中都难免会有些惴惴的;若是再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武功竟然是如此的不值一提时,那心中的失落感恐怕真是无以复加。

只是待静下来细心一想,却又隐隐觉得其中有些不对劲。据他观测,适才与座众人中,武功最高的就是小小的父亲莫古了。他探查之下发现,莫古体内有一股不弱的能量,性质跟自己体内的真气类似,只是好像多了些别的东西。可若是抛开这些不谈,单就内力的强度来讲,把莫古置身于东大陆也就是个寻常庸手罢了。与自己的差距实在不足以道里计。www.smxku.com 蜘蛛小说网

其他众人相对来讲更弱,最奇怪的是那个叫做维娜跟拉倜的,他二人体内也有一股不弱的能量,只是极为平和。可他两人的体质在众人中最为柔弱,傲剑灵帆为之吃惊不已。据他的了解,内家高手无论外形是高是矮、是壮是弱,身体都极是坚韧才是,可维娜跟拉倜的情况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

‘莫非维娜跟拉倜体内拥有我所不了解的能量?对了,他们席间闲谈之时,曾数次提到魔法学院什么的,魔法,难道是我们国家的魔术?听来似乎不太像。’

……

‘莫古难道还修炼有别的能力,他体内的真气多了些别的东西,难道这些东西,会让他的功力大幅度提高,提升到一个夸张的地步?”

傲剑灵帆翻了个身子,心中一动,哑然失笑,心说‘自己怎么总拿东大陆的武学标准来衡量这些西大陆的人,那岂不是夏虫语与冰吗?说不定他们的身体结构与我大为不同,这才能发挥出莫大的威力。’

想到这,傲剑灵帆脑中灵光一闪,整个人突然间清醒了不少,心道:‘自己适才因他们的轻视之意而露出黯然的神色,这岂不是犯了武学大忌。灵帆啊灵帆,枉你是傲剑武国数一数二的高手,‘遇强愈强,迎头赶上’,这才是武者的不二法门,又岂能意志消沉,在这异地他乡丢了故乡甚至是整个落龙大陆的脸。即便自己与西大陆的武者真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可只要努力了,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遗憾。”

傲剑灵帆心中主意一定,心也安定了下来,打了个呵欠,笑着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傲剑灵帆睡的好不舒服,第二日被外面一阵鼎沸的声音扰起。

一夜长眠,使得他脸上的疲惫神色一扫而空,体内真气奔腾不息,伤好了个七七八八,功力也恢复了的差不多了。

傲剑灵帆轻轻吐呐几下,真气运转奇经八脉间一个小周天,更觉神清气爽。做了一个小小的内视后,自己也觉得很是欣慰:这半年多来(他不知道自己昏迷间在海上究竟漂泊了多长时候,只是昏昏沉沉间觉得大概有十多天左右),饱经忧劳,久历沧桑,功夫倒没搁下,反而更长进了。

傲剑灵帆起身信步走了出去,商队与佣兵团的成员都在忙碌着,忙着收起帐篷,赶起骆驼,看样子是准备启程了。

此时红日喷薄,旭日当空、朝阳普照之下,气温远较其他时分为逊,而夜间的寒气,却渐渐散了,有些佣兵正借着这一天中最舒爽惬意的空闲时段在营地的一角空地上操练着武功。

傲剑灵帆凝目望去,却看到莫古、磐石、小小等人都在。

小小与磐石正在比试着,二人俱是手持武器,剧斗不止。

磐石手中双手大剑,厚背宽刃,长有一米半左右,重量怕也有个三五十公斤,劈、砍、削、刺间嗤嗤作响,招式凝重,威猛沉潜,可见磐石的力道着实不弱。小小手中执一柄三尺铁剑,在磐石的步步进逼下怡然不惊,腾挪闪避极是从容。

围观众人但见场中人影倏闪,只听衣角掠起之声,却很少听到兵刃碰撞的声音,原来小小从不与磐石做正面格挡,即便是磐石故意露出破绽加以引诱也不上当,看来她是打定主意借助于自己的迅捷身法消耗磐石的气力了。

小小总是趁着他变换招式间的停滞之际,瞅准机会回敬一二,剑发如雷动,攻其必救,迫的磐石哇哇大叫,却不得不回防。时间一长磐石大剑速度缓了下来,招式间的停滞感更强。

小小以巧降力,时候再长,磐石额头见汗,呼吸渐粗,身法已大大不如初战时的矫捷。霍霍剑影中被小小轻轻一剑刺在肋下。

小小稍刺即止,因为有铠甲的保护,磐石倒也没受伤,小小嘻然一笑,道:“磐石大哥,承让了。”说着话,收剑退了回来。

磐石羞红着脸,走到莫古身旁,满面俱是惭愧之意,道:“师父,我---。”

莫古摇头叹道:“磐石啊磐石,你这个心急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的了?你招式间有往无回,一腔热血充满杀伐之意,本是好事,只是我给你强调的招式间的连贯性,你却始终做不到。你故作聪明的露些破绽给小小,却没有留些足够的力道来弥补这些破绽造成的危害,若是小小的剑势再强上几分,将计就计,以你的变招速度恐怕早就败了。还有,你出招太过于死板,须知套路是死的,人才是活得,你要去掌控招式,而不是让套路来掌控你,就拿这招,小小长剑一分为二,刺向你的胸腹,你只需这么稍稍一变招,就可以格挡,再顺势这么一进,立可将她制住---。”

莫古一边说着一边拔出背后长剑,单手持着,仔细讲解着,一时间周围围满了人群。

看着听得津津有味的众人,傲剑灵帆却暗自皱了下眉,照他的理解,适才小小身法灵动,就如同是一尾水中游鱼,你若是站在岸上,看到的却是虚像,自然无法洞察她的身形变化,你若是置身其中,方能感觉到其中的细微之处。而磐石恰恰犯了这个毛病,不能很好的融于战斗之中,这是东大陆武者最忌讳的一点。莫古讲解的虽然也不错,可惜却没有抓住根本。他讲解的这些,却是平时就应该给自己的弟子灌输的思想,而不是对一场战斗的点评。

适才小小跟磐石显露出来的武功,傲剑灵帆亲眼所见之下大为失望,除了小小的身法尚有一点点可取之处外,灵帆委实看不出他们身上有哪点需要学习的地方。

他们的招式只能用简陋来形容,招式间甚少变化,而看两人眼前的功力,还远远到不了‘大拙胜巧’的地步。再有就是他们出招之时真气根本凝聚不到兵刃之上,那杀伤力着实是有限的很哪。

傲剑灵帆仔细观察着莫古讲解时挥出的招式,心中更是暗暗惊疑,莫古出招之际,劲气外溢,若是真正比斗中,剑势还没到刺到对手面前便已经弱了几分,而且劲气不凝,势必也影响速度。最要命的是,这样的招式哪怕再巧妙,在敌手听风辩位之下,也必然是无所遁形。虽然仅仅是演练,可也能从这,看出一个人的武学修为。

‘难道西大陆的武者不知道凝神聚气是武学的第一要务,或者说是莫古在西大陆也算不上高手。’

这样的武功真的可以轻易的杀死可可兽吗?那种迅猛远超闪电的动作,浑身的钢筋铁骨,无穷巨力,一爪挥动间若有雷霆万钧,时时还发出一些无形的暗劲,其凌厉刚猛简直可以比拟逍遥宗宗主虚若谷的无影神拳,当日对战之际,几乎穿透了自己的护体罡气,(其实是五级风系魔法‘风之突刺’,只是傲剑灵帆此时不知罢了),更恐怖的是四只可可兽在围攻自己的时候,相互间配合的绝妙而精奇,让自己现在回想起来都有几分头疼。

傲剑灵帆暗暗思忖,别说是旁人,即便是莫古,以他目前显露出来的武功,恐怕即便是对上四只中最弱的那个,都难以抵挡上一分钟的时间。

‘莫非自己所见的魔兽不是可可兽?可是看来不像,小小他们都肯定的很,而且他们也着实没有理由来骗自己。’

‘或者说莫古还有隐藏的极为可怕的实力。’

‘又或者说他们嘴中的魔法是克制这些魔兽的法宝。’

……

……

傲剑灵帆心中念头百转,一时间呆在原地愣住了,以至于小小走到他的面前都没有发觉。

“喂,喂!”耳边传来的呼唤声将傲剑灵帆惊醒,扭头望去,却见到了小小那张似嗔似怪的小脸。

“小小,是你啊,有什么事吗?”傲剑灵帆望着手中牵着两匹荆棘马的小小,心中不解的问道。

“灵帆,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我叫了你好几声都没反应。”小小皱着眉,不满的嗔道。

“噢,想到点杂七杂八的事情,呵呵,怎么,有事吗?”

小小笑着道:“我们就要启程了,你随着我们一起走吧。”

傲剑灵帆抬头望去,但见营帐已经被收拾一空,众人忙碌着上马,而且有几骑已经当先奔了出去,想来是打探道路去了。

“好吧,如此,就多谢了。”傲剑灵帆心想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在这茫茫大漠中,独自一人瞎走,恐怕再无这么好运又碰到一个像小小这样的人,所以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小小见他答应,心中没来由的一喜,红着小脸将手中一匹马的缰绳递给傲剑灵帆,不再理会他,翻身上马跑了开去。

“启程。”中气十足的声音自莫古口中传出,队伍又开始缓缓前行了。

推荐阅读:

重生后我精分了 NBA:最强后卫,超巨跪求带飞 东京神明只想要神官美少女 开局穿成对家娇妻,杀疯娱乐圈 星穹铁道:最欢愉的一集 刚开学就迟到?你可是班主任啊! 因为不想近战就全点感知了 重生:权力巅峰 大明测字天师 原神:身为穿越者,读了几本书 木叶的恋爱大师 妄折她 新婚开棺,她让战神王爷起死回生 欺神女 综武:前世曝光,吾嬴政乃黑龙天 当妖后重生后 六界之主财神 我有一个幻想面板 兽世最美雌性:多子多福生崽崽! 当霸总文男主选择无视小白花[快穿] [排球]病娇也会打排球吗? 小公主别写了!皇宫的瓜被曝完了 各自美妙 求你了,别接烂梗[废土] 复堪江 人人都爱神女[西游] 神造之物 神级小孩哥:你开局驯汗血宝马啊 都重生,就女主没有? 混沌神脉 原来我是万人迷[全息] 是病秧子但精通玄学,嘎嘎乱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